blog

来自卫报存档1947年10月6日的档案:利比亚的未来:意大利的希望和阿拉伯人的恐惧

<p>特里波利,10月,的黎波里刚刚受到谣言的影响,其中的主旨是意大利人即将到来,而英国人正在前进</p><p>大多数谣言似乎是从罗马的意大利非洲部出发过海</p><p>这场盛会几乎不值得报道,因为这并不是衡量意大利殖民者在这里激起希望的一个标准,伦敦前意大利殖民地谈判可能会产生一些好处</p><p>虽然除了四个电力委员会之外,还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从四电力会议中正确地出来,但这些希望很容易理解</p><p>讨论的开始是在西方大国因意大利和平条约的繁重条款而向意大利提出同情的时候</p><p>贝文先生就这个问题做了一个令人鼓舞的发言,而且英国不认为现在要求修改条约是明智的,这使得人们相信意大利可能会在非洲领土上找回她失去的一点点</p><p>位置</p><p> M. Bidault最近重申法国的观点,即前意大利殖民地应该置于意大利的托管之下</p><p>美国的自然亲意大利情绪被马歇尔反对共产主义在欧洲蔓延的政策所强化</p><p>例如,意大利是否应该获得对Tripolitania的托管权,这将大大加强Signor de Gasperi及其基督教民主党的手</p><p> (意大利不能托管Cyrenaica,因为英国已经向Senussi承诺不会这样</p><p>)如果俄罗斯严重反对意大利对Tripolitania或其他任何地方的托管,意大利对西方的有利迹象的估算将会减少</p><p>但这不是典型的四权力问题,东西方思想直接冲突</p><p>对于迄今为止的阿拉伯人口而言,对已建立的地中海大国的各种形式的自豪和偏见,这是一种更为微妙的适应</p><p>在罗马,Signor de Gasperi表示任何意大利信托下的意大利前领土都将获得自己的民选政府</p><p>利比亚的意大利人认为这意味着这样的领土将成为意大利工会内相当自治的国家</p><p>如果要成为任何事物的一部分,利比亚的阿拉伯人自然会更愿意成为阿拉伯联盟遥远梦想的“从波斯湾延伸到大西洋的大阿拉伯国家”的一部分</p><p>但就目前而言,

查看所有